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传播平台

庭长"不开房"保证书有隐情 媒体:真相有时很离奇

  原标题:庭长“不开房”保证书有隐情:真相有时本就很“离奇”

  8月3日,因一封“不开房”保证书,湖南永州中院51岁的庭长屈中亚深陷舆论漩涡。8月6日,在“保证书”被报道的第二天,他被宣布停止永州中院刑二庭庭长职务,接受调查。8月22日,永州中院就此事发布了通报,称屈中亚妻子患有偏执型精神障碍症,疑心极重,经常翻看其手机通话记录,保证书系二人吵架后她持菜刀威胁屈中亚按自己意思一字不落地写下,并拍照用其手机发布朋友圈。

  而澎湃新闻历时十余日采访屈中亚夫妇及其同事、邻居还有几位被提到的女性后的报道——《》,也对此进行了佐证:屈中亚妻子现已被当地精神疾病医院诊断为“偏执状态”,并接受治疗。他们夫妻二人都承认,屈中亚微信朋友圈内秀恩爱内容都是妻子所发,“不开房”保证书也是妻子持刀逼写和发布。而保证书所涉的5名女性当事人中,有3位已多次受到屈中亚妻子无端怀疑和纠缠。

  “离奇”的公共事件背后,连着家事的连环套

  这番情况,无疑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没想到,戏剧性十足的情节背后是这么“狗血”的原委。若没有信源补全,若非包括精神科医生、邻居、法官同事、几名相关女性在内的多方说法交叉印证,或许很多人还难以相信,这封奇葩保证书连着的,居然不是一部桃色事件连续剧和一本权色交易腐败实录,而是家家都有的“一本难念的经”。

▲庭长手写“不开房保证书” 调查结果通报。  资料图

▲庭长手写“不开房保证书” 调查结果通报。  资料图

  复盘此事,很多情节确实有些匪夷所思:那封“不开房”保证书起初被曝光时,就让人大跌眼镜,不少人感慨“见过写保证书的,没见过这么写的”,觉得这相当于全裸出镜。法院庭长的身份跟“自曝丑闻”的网曝信息间,本就挺有落差;保证书里自称跟5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还直接点名,更为此事增添了很多可供窥私猎奇的空间。

  而身为当事人的屈中亚回应质疑时含糊其辞,说“发布的内容不实”,但对“笔迹是否是本人的”追问却回答“无可奉告”,又加剧了此事的舆论热度,并让围观者的态度滑向了“宁信其有”的一端:从常理上讲,保证书只有“真”或“假”,这样模棱两可是几个意思?此后他被停职,也被视作对其生活作风不端风声的回应,被看成“阶段性处理”。

  但紧接着,保证书涉及的多名女性都出来发声,称遭屈中亚恶意诽谤,已多次到永州中院反映情况,要求对方澄清事实、公开道歉,并拟起诉屈中亚维护合法权益。这让保证书内容的可信度打上了问号。之后媒体深挖和当地官方通报,则进一步表明:那封“不开房”保证书内容的真实性,并没有保证;在保证书“真耶假耶”的事实判断选项之外,还有“字迹真但内容假”的第三种可能。

  就目前事实细节还原看,庭长“不开房”保证书不是被妻子抓到把柄后的认错声明和忏悔信,而是被精神偏执妻子胁迫下的无奈举动,整个逻辑链是自恰和完整的。

  在多方声音缺席、信息不够充分的情况下,“不开房”保证书的确颇显突兀。但将那些家长里短的生活琐碎细节、精神症候跟情感状态等因素,填充到原本空壳化的故事框架下后会发现,这事其实没那么狗血——妻子患子宫肌瘤致生二孩希望落空后变得多疑,开始各种查手机乱怀疑,丈夫怕刺激妻子处处“顺遂妻意”,手机不设防、自己从包容变为顺从;妻子患精神偏执后状态更糟糕、几乎一点就爆,认为丈夫“外面有人”进而逼写保证书;身为丈夫的庭长事后面对质疑,闪烁其词也是因这些隐情够“私人”……

  这翔实的情节辐辏在一块,削弱了此事的“离奇”程度,让事件中的某些逻辑断层在细节性事实的黏合下变得很平整。

▲庭长手写的“不开房保证书” 。

▲庭长手写的“不开房保证书” 。

  但不必因庭长很冤,就事后诸葛式地苛责此前舆论场中的质疑声音。此事的舆情发酵,不过是“正常思维遇上了不正常情形”:在疑点丛生的情况下,公众是以正常人的思维去揣度此事,没承想,事发时段庭长妻子精神状况并不正常,导致情况比人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仅是庭长妻子精神偏执这一条,足以掏空公众对庭长展开生活作风糜烂或造谣诽谤的“事实地基”。

  不妨用更细致的通报,还涉事庭长以清白

本站所有文章来源均来于[极流客养生:www.jlllk.com]若您对原文有兴趣,欢迎进入极流客养生查看初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