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传播平台

香港建筑师:用奇异的设计改造中国农村

2005年,两位年轻的香港建筑师Joshua Bolchover和林君翰赶上了好时候。

当时,中国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推动城市化进程,是建筑师的游乐场。扎哈·哈迪德设计的广州大剧院开始动工,雷姆·库哈斯公布了央视“大裤衩”的设计方案,全国各个城市吸引眼球、投资巨大的数十幢建筑正在建设当中。

但Bolchover和林君翰不感兴趣。

Joshua Bolchover(左)和林君翰

“当时很多人都在谈论中国的城市。”Bolchover回忆道:“但我们在想,还有其他什么事?中国其他地方在发生什么?中国城市化进程不断,农村什么样了?”

这些问题促使两人建立了“城村架构”(RUF),一个非赢利的设计及研究组织,由香港大学运作,专注于中国各地农村的公共服务项目,包括医院、学校和住房。

”城村架构“:广东木兰小学

中国农村的新模式

和城市一样,中国农村在本世纪初经历了快速转型。2005年至2015年期间,中国有90多万村庄消失,不是被并入扩张的城市,就是随着村民迁入城市而被弃置。

在中国旅行期间,Bolchover和林君翰发现了许多鬼城,也注意到了因农民工寄钱回村而推动起来的兴建热潮。

”城村架构“:广东琴模村社区中心

在农村建房热中,良好的设计常常被忽略。当地政府倾向选择低风险、可以直接复制粘贴的设计蓝图。

“中国一些机构建筑看起来都一模一样。”Bolchover说:“无论是医院、学校还是孤儿院,它们都是混凝土框架结构、标准化的建筑类型。”

“但设计至关重要,通过设计,我们能帮助提供高效的公共服务。”

”城村架构“:贵州太平古桥修复工程

(1) 湖南昂洞卫生院

从令人兴奋的新教室到重新连接被公路分隔的村庄的桥,“城村架构”在农村进行了各种各样的项目,其中最具创意的一个是湖南保靖县的昂洞卫生院。

昂洞卫生院从前是栋不切实际、四四方方的三层建筑,没有电梯,家属只能带着病人爬上爬下。

重修前的昂洞卫生院

经过“城村架构”设计,一条贯穿所有楼层的宽阔坡道环绕而上,坡道与大楼中间还形成了一个中央庭院。

卫生院外景

中庭全景

内部坡道

“装电梯和建设坡道的成本完全一样。”林君翰说:“但如果修建坡道,我们就能获得一个有趣的公共空间,街对面的老人可以来锻炼身体,小孩们也喜欢玩。”

昂洞卫生院的另一特别之处是其用混凝土砌块制成的镂空内墙。砌块上带有圆洞,不仅可以保持通风,也可以让阳光投射进走廊。

镂空内墙

为了提高村里的施工技术,“城村架构”与当地制造商合作修建了卫生院的墙面。

“制造标准化的(混凝土切块)模具在中国是非常典型的施工流程。”Bolchover解释说:“我们就在想,‘我们怎么才能参与其中,做点与众不同的事呢?’”

“我们的工作不是带来一些全新的东西,而是与村庄一起发展新的技术、新的材料。我们就地取材,但把它上升至另一个层面。”

卫生院屋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