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传播平台

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三个痛点

  一项新成果能够获得落地应用必然要经过成果转化阶段,能获得转化与推广的技术才能创造经济价值。习近平总书记在科学家座谈会上指出,要发挥企业技术创新主体作用,推动创新要素向企业集聚,促进产学研深度融合。那么,“出生”在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的新技术、新成果,想要在企业成长壮大,为什么这么难?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究竟面临哪些痛点?

  痛点一:互相掣肘的政策、法规

  从科学技术到成果应用,除了专业的人员与平台,政策更是至关重要的推动力。事实上,目前关于科技成果转化的相关政策与法规数量繁多,但如此众多的政策法规对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起到了怎样的作用,还有待观察。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科技发展中心主任陆震提到:“其实,这不仅仅是科技发展和产业的问题,更是与我国政策体系与发展密切相关。”

  在上海科学技术交流中心成果转化处处长、上海市技术转移协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技术市场协会技术经理人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成晓建看来,政策对规范和引导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效果还无法做出直接判断。在近日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办的“科创中国·技术交易券商培育与赋能计划”全国巡回培训研讨班上,他表示:“曾有人做过梳理,现在涉及成果转化的政策有六十余个,包括法律、各部门规章,还有地方政策,我发现有的政策会重复,而一些政策性的红头文件比法律更有效,有些政策则会与法律规定产生不协同性。”

  在成果转移转化的具体过程中,大家对法规政策的执行往往是“就高不就低”——不是看哪项法规政策属于上位法,而是看哪个法规政策要求的最严格、最细致就执行哪个,因为这样最不容易出问题。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科技人员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他所在团队的一项技术创新成果适合转移转化,但究竟单位和团队在收益中能够占比多少却一直无法商定,最后只能不了了之。这位科研人员坦承:“其实就是领导也不敢拍板,怕被人说有侵占国有资产的嫌疑。”

  其实,早在2016年,中办国办就印发了《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规定,鼓励科研人员通过科技成果转化获得合理收入。并写明:财政资助科研项目所产生的科技成果在实施转化时,应明确项目承担单位和完成人之间的收益分配比例。可是这项“自由”在落地时却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有些单位是不敢、有些单位是没能力评估——总之,相比较自己确定,不少单位更希望能有上级主管部门给出一个更明确的限定范围,否则宁愿不做。

  事实上,《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出台后,对原有事项进行了规范化,但实际落实效果尚有待观察。陆震说:“2015年至今,我国的科技成果转化政策体系已经进入攻坚阶段,确立了科技成果转化在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中的重要地位。从成果转化的实际情况来看,未取得突破性成效的主要原因是体制机制仍存在制约因素。”

  痛点二:科技成果转化经理人无法满足需求

  技术交易离不开市场。建立一个技术成果转移转化的交易平台,远比每个研究机构都自己培养转移转化队伍要更有效率。目前,国家有两所获批的交易所,即上海技术交易所和中国技术交易所。

  上海技术交易所总裁助理、上海全国高校技术市场总经理陆继军认为,技术交易离不开市场,就像股票交易需要证券市场,食品交易需要农贸市场一样。“交易所本身不参与交易,它负责建设场所,制订规则,建立体系,为券商提供交易平台。对于技术交易所来说,供应方是科研机构、企业,需求方是企业,服务方是科技中介,特别是细分行业的科技中介,我们把这类科技中介称之为技术券商。”

  他解释,狭义来说,技术券商是指技术交易的代理资质,能为技术交易提供经纪服务的机构。广义来说,它是作为技术转移转化的服务机构,依托于交易场所,遵循交易规则,以细分产业领域为聚焦。“技术交易是一套完整的创新体系,包含两个生态——场内生态、场外生态,五个要素——人、技术、企业、载体和资本。这也是技术交易的核心内容。技术交易市场的建立还需场内生态和场外生态的共同作用,才能发挥其功能。场内生态的核心是做好资源配置,而场外生态就是技术转移平台,通过五要素打造区域创新环境,形成资源聚集和生态的完整性。”

  目前,我国的技术交易市场正在逐步完善,技术交易所也在摸索中前行。在这种情况下,对科技成果转化经理人的需求越来越多,要求越来越高。但是,目前这支队伍的建设情况尚无法满足行业需求。

本站所有文章来源均来于[极流客养生:www.jlllk.com]若您对原文有兴趣,欢迎进入极流客养生查看初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