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传播平台

战况惨烈 智能手机行业大洗牌

  [摘要] 有分析指出,在存量市场的博弈下,巨头们要找到新的增量,唯有继续消灭二三线品牌,将其市场份额据为己有。

  时代周报记者 曾宪天 发自广州

  智能手机行业的战况愈加惨烈,关乎存亡的洗牌还在继续。

  德勤咨询数据显示,从千元机到旗舰机,中国手机市场各个细分领域都已接近饱和。而在存量市场的争夺中,头部玩家为了保持增速,在不同领域都有过激烈的竞争。

  例如从抢夺运营商渠道到深度布局线下门店的跑马圈地;技术、工艺研发的重金投入和互相赶超;明星代言、广告赞助等方面的烧钱大战等等。即便如此,手机整体市场的下滑让品牌维持高增速显得异常艰难。

  对此也有分析指出,在存量市场的博弈下,巨头们要找到新的增量,唯有继续消灭二三线品牌,将其市场份额据为己有。

  数据上便是如此,中国通信院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Top5手机厂商市场份额为54%,这一数字在2018年跃升至了84%。而在刚刚过去的2019第一季度中,高涨至89%,二线以下品牌的厂家生存空间受到进一步压缩。

  而今年以来,锤子、HTC、魅族等二、三梯队的手机品牌频频爆出危机,在巨头们的步步紧逼下,如何绝境求生成了当下必须面对的头号难题。

  一边是希望赢家通吃的巨头厂商,一边是期待逆风翻盘的中小玩家,市场变局似乎仍有悬念。

  中小厂商求生

  实际上,在手机市场过往的发展历程中,巨头瞬间倒下,小厂商快速逆袭崛起的故事时有发生。在这种魔力的驱使下,巨头们一次又一次轰然倒下的身影,反而让中小厂商更加猛烈地扑了上来。所以,即便不再被外界看好,魅族、锤子以及HTC,还是纷纷表现出了自身的求生欲。

  内讧风波、大幅裁员,销量不理想、产能危机等等,魅族的种种麻烦在2018年接踵而来。不仅如此,研究机构赛诺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魅族的销量仅有948万台,相比2017年接近2000万台的销量暴跌46%,几近腰斩。

  2019年引入国资被外界视为魅族迎来转机的重要节点。魅族创始人黄章曾公开表示,2019年要将公司带上自己预想的发展轨道中。对此,有接近魅族人士也对时代周报记者称,魅族在“自救”的道路上,将延续押注“梦想机”的打法,今年将会召开数场新品发布会,推出一款极具竞争力的“重量级”手机产品。

  2018年末以来,锤子科技一度被传资金紧张、卖身今日头条、罗永浩卸任法人、转为电子烟站台等消息,让外界猜测锤子手机将逐渐淡出市场。不过4月25日,锤子科技产品经理朱海舟在微博中透露,锤子手机依然在开发中,只是距离发布尚有时日。

  5月10日有消息称,久未露面的HTC已经关闭天猫、京东旗舰店,或将逐渐退出中国市场。当日晚间,HTC官方发布公告,虽然关闭了旗舰店,但是并没有退出中国市场,用户依旧可以到HTC官网及线下实体店购买和售后服务。

  另一方面,上一代国产手机四大巨头“中华酷联”中的联想与中兴,在经历从高峰到低谷的蛰伏后,也都想重新发力手机业务,回归头部阵营。

  2018年1月,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表示将重新启用Lenovo手机品牌。同年5月,联想集团宣布重大组织调整,联想手机中国区业务正式加入联想中国。种种迹象均在当时被媒体解读为联想将在中国手机市场中重新发力。

  相比于联想,中兴显得更为直接。在2019年5月6日的品牌新机发布会上,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兼终端事业部CEO徐锋表示,中兴希望借助5G时代的技术优势,让智能手机业务重回国内主流厂商的阵营。

  资深行内人士陈劲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手机厂商竞争的核心是比拼供应链、产能、科技创新的深度布局能力,谁能在保证科技创新和产能的前提下,做深价格壁垒的同时尽可能提升利润空间,谁就具备抢占市场的优势。很显然,在这些方面魅族、HTC、锤子等品牌已经无法与“华米OV”相抗衡了,而联想、中兴要赶上进度也困难重重。

  败退者的悲情

  相比于还有一丝机会的手机厂商,已经被宣判倒下的玩家则略显悲情。正如狄更斯在《双城记》开篇所言,“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最近的一位悲情者,当属金立。2017年底,金立的核心供应商欧菲科技曝出金立欠款超6亿元并停止向金立供货,金立资金链危机自此持续发酵。2018年11月,近20家供应商讨债无果后,向深圳中院提交对金立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12月,法院正式裁定金立破产。